大道大势权力娇正 公民权利 公共利益 重灾大爱 微观两会 奥运世博 教育慈航
返回首页
当前位置: 主页 > 专辑 > 权力娇正 >

跑官要官为何如此“安全”

时间:2011-05-05 10:33来源:cnrepair.com 作者:yhh 点击:
法官乃会说话的法律,法律乃沉默的法官。在一般理念里,法官不会被理解成是官;可是当法官当上法院院长之后,还有谁认为他不是官? 安徽阜阳两法官,买官的事实被受贿者的一审判决书所认定之后,一人得以连任法院院长,一人被选为法院院长;群众虽多次举报,

“法官乃会说话的法律,法律乃沉默的法官”。在一般理念里,“法官”不会被理解成是“官”;可是当法官当上法院院长之后,还有谁认为他不是“官”?

  安徽阜阳两法官,买官的事实被受贿者的一审判决书所认定之后,一人得以连任法院院长,一人被选为法院院长;群众虽多次举报,但他们在“官位”上坐得稳稳当当,天天在“维护司法公正”。

  这院长之“官”,位高权重。如果说医生是给人看病的法官,那么法官就是给社会看病的医生,而这做上院长的官员,好歹能给官场看看病吧?可他们竟是通过行贿“买”得官来的,倒能充分反映出“官场病”来。显然,他们不懂得“空气动力学”,却很明白“官气动力学”。

  这“官气动力学”,要诀就是“跑官要官”——往上级官员那里“跑”,从而获得官位。这让我想起山西省政协副主席吕日周所说的一段话:仅在一定级别干部范围内决定干部升迁,他们就会“跑官”,以较小成本取得较大利益;如果把党内民主测评和群众测评结合起来,那干部就得把“跑官”和“跑民”相结合,只能老老实实地工作。吕日周这话的关键词是“跑官”和“跑民”,前者即“跑官要官”,后者即“跑民要官”——想要官,得“跑民”,这说得多好。当然,测评可以广义地理解,比如“用脚投票”也是一种“测评”。

  在现有的制度环境中,“跑官”就能“得官”,所以就用不着“跑民要官”了。若像报道里说的,“市人大只是走了一个任命程序,并没有决定权”,那么这样上任的官员就不可能对代表人民的大会真正负责。“跑官”要到官位后,为何即使被认定是“行贿买官”也不被拿下?一个重要原因是,“跑官要官、买官卖官”构成了上下利益共同体,就难以“上惩下”。这样就注定了“跑官要官”在本性上是“安全”的,“跑官要官”在实质上已被“提升”为“跑官护官”,“较小成本”博取的其实是双倍的“较大利益”。

  若是“跑民”而得到官位,就没这么安全了,因为民众能“载舟”亦能“覆舟”,民众这把“保护伞”是绝不可能保护贪腐之官的。“跑民得官”者,想在违法后也“跑民护官”那是不可能的,而只有凭你“一身正气做人,一尘不染做官,一丝不苟做事”。而“跑官”得到的官位缺少制约,所以他能无所畏惧稳坐钓鱼台、放心放手放胆地“前腐后继”。

  更麻烦的是,“跑官要官”往往导致官员越来越多,“阜阳全市30多个百姓养活一个官员”,就属于这样的情形。“跑民要官”,民众就不可能同意“十羊九牧”。其实“跑”上面的领导也很累人的,“跑民要官”看起来跑面很大,但那是比较单纯的。权力是人民给的,“跑民要官”之机制符合这一原则;相信真正有水平、有能力、思想解放的人更乐于合法地进行“跑民要官”。

  王胜俊在今年全国两会上当选为最高人民法院院长后,提出要全面提高法官队伍政治素质业务素质;“对于违法违纪的法官和工作人员,要坚决查处”。真的到了“违法违纪要查处”的地步,已经是很被动了。阜阳两“买官院长”,大抵属于“要坚决查处”的情形,可没能查处,可见事后惩戒远不如事前设防;而“跑民要官”就是一道很好的防线,是一种无形的监督,亦即对官员们的最大负责。

(责任编辑:yhh)
顶一下
(235)
100%
踩一下
(0)
0%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发表评论
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,严禁发布色情、暴力、反动的言论。
评价:
推荐内容