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道大势权力娇正 公民权利 公共利益 重灾大爱 微观两会 奥运世博 教育慈航
返回首页
当前位置: 主页 > 专辑 > 权力娇正 >

魂断烂桥:无声的恐惧

时间:2011-05-09 16:03来源:cnrepair.com 作者:yhh 点击:
这是无声的恐惧,一座桥的恐惧。它被称为史上最牛烂尾桥,它是豆腐渣般的工程,可它是另一种桥坚强,因为它腐而不败、烂而不倒,但它不断使人坠桥丧命。茅以升先生如果知道当代中国还有这样的桥存在,指不定会气得吐血。 这桥在四川巴中市通江县沙溪镇,名叫

  这是无声的恐惧,一座桥的恐惧。它被称为“史上最牛烂尾桥”,它是豆腐渣般的工程,可它是另一种“桥坚强”,因为它腐而不败、烂而不倒,但它不断使人坠桥丧命。茅以升先生如果知道当代中国还有这样的桥存在,指不定会气得吐血。

  这桥在四川巴中市通江县沙溪镇,名叫沙溪大桥。200米长,没有护栏,两边就是落差近30米的沙溪河水。它当年还是组织当地百姓捐资修建的。这座处在镇中心的危桥,竟然“屹立”了13年,牛吧?当地政府在桥两头砌墙挡路,当地百姓为了方便,总要凿洞穿墙,结果成了在无栏杆的危桥“摔死过好几个人”。《中国青年报》的报道生气地发问:还会有多少人命丧“史上最牛烂尾桥”?!

  没有栏杆的桥,大抵就是陷阱。沙溪大桥带来的是无声的恐惧,因为它是夺命大桥。桥比桥,不会气死桥,而只有气死人。汶川地震后,我们都知道一个“桥坚强”,它是四川简阳城区的“沱江一桥”,地震损害了该桥,当地决定爆破拆除,结果用了380公斤炸药都没将这座危桥炸“趴下”。同在四川的两座桥,最大的区别在哪里?最大区别是:“烂尾桥”建于十多年前,而“桥坚强”建于1968年,时间之差,霄壤之别。

  当今有多少人“魂断烂桥”?有多少“烂桥”是在这“盛世”的岁月里建成,或没建成就垮塌的?无独有偶,在甘肃兰州,也有一座跨黄河的大桥,建了13年,都一直没能建成投入使用,同样是“该桥安全状况进一步恶化、公共安全隐患更加突出”。

  我想给这些“烂桥制造者”说说遥远的桥,不用说赵州桥,就讲讲百年前滇越铁路的“人字桥”吧。早年,滇越铁路是比后来滇缅公路还著名的一条铁路,它始建于上世纪初,是法国人投资和主持兴建的,1910年正式通车,至今恰好百年。滇越铁路,是一米宽的窄轨,从我国昆明至越南海防,穿越崇山峻岭八百多公里。当年它与巴拿马运河、苏伊士运河一起,被并称为人类历史上三大最艰苦卓绝的工程。滇越铁路上,有一座著名的“人字桥”,法国女工程师设计,长67米,全钢铁结构,形如“人”字,牢牢地跨在悬崖峭壁之间,下面是100米深的南溪河峡谷(特别说明:桥两侧都设有1米多高的护栏)。百年过去,“人字桥”至今没有更换过一颗铆钉,依然完好无损,现已成为全国文物保护单位。在我国,仅有两座桥载入权威的《世界名桥史》,一是隋朝的赵州桥,二是这座百年前的人字桥。

  南溪河上有“人字桥”,沙溪河上有“烂尾桥”,都是“史上最牛”的。两相对比,还有什么话好说?

  瞧瞧这“史上最牛烂尾桥”的前世今生,就不难明白什么叫地方政府的不负责任。修建时不负相关责任,建成了烂桥;建成烂桥后继续不负责任,弄出一条条人命;弄出人命后还是不负责任,不管桥的处置、不顾桥的去留。他们的理由倒是有一大堆。甚至发生事故也是老百姓“自愿”“自找”的。我的大老爷们,你们没钞票建新桥,那弄点钞票把这烂得不能再烂的夺命危桥给炸了,总不算难事吧?政府如此无视民瘼,难道不是更大的“无声的恐惧”么?

  最近读到我尊敬的新闻同仁、曾任《南方周末》主编的江艺平女士写下的若干关于“恐惧”的文字,让我深为感动:“这是一组关于恐惧的图片。……虽然亲历者并非你我,却让所有人都无法躲避。其实,令人恐怖的并不是恐惧本身,而是这些恐惧的发生几乎都源自人类的行为。只要人类不停止这些行为,恐惧仍将随时降临。而下一个亲历者,也许就是你和我……孩子是我们的未来,植物是人类的朋友,却轻易就被权力对生命的漠视、地方对GDP的冲动断送了。不懂得敬畏自然,不懂得善待生命,就不会有未来。这才是人类最应该为之恐惧的。”(见《看天下》杂志创刊五周年图片增刊)

  江艺平把我想说的话都言简意赅地说完了。呜呼,不知真正恐惧的人,离自己的“坠桥”大约也不远了罢。

(责任编辑:yhh)
顶一下
(2)
100%
踩一下
(0)
0%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发表评论
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,严禁发布色情、暴力、反动的言论。
评价:
推荐内容